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????唐蝶衣焦急地看着父亲,问:“这不就是传功吗?为何要余默亲自传授,而且,关键还有点痛苦?”

????叶准也不解地看着岳父,这其中似乎蕴藏着某种风险,他心系女儿的安危,不得不问清楚。

????唐门主严肃地说:“我还能害千千不成?”

????“当然不是这个意思。”唐蝶衣解释道:“可听你说的这般严重,我们确实担心嘛。”“好吧,实话告诉你们也无妨,就是怕你们担心,所以我才没有细说。千千,你也要有一点心理准备,但我相信以你的意志力,肯定没问题。这一点我还是相信自己的眼光

????的。”

????唐门主信誓旦旦地说。

????他是亲身经历者,最有发言权,而且,他也了解叶千千,才会认定她绝对可以挺过去。

????否则,换做其他人,他也不敢打这个保票。

????三人都竖起耳朵。

????“天神诀和信仰之力非同凡响,不是谁想修炼就可以的,即便这功法流传出来,也无人能自行修炼,而必须经过余默的帮手才行,所以,我才说带千千去见余默。”

????三人惊讶地瞪大眼珠,饶是唐蝶衣夫妇见多识广,也闻所未闻。

????“这条件也太苛刻了吧。”唐蝶衣啧啧称奇。

????“万事开头难,正因为天神诀乃是绝世神功,才会有这般限制。一旦真正步入正轨,那修炼起来事半功倍,绝不是其他功法能相提并论的。”

????唐门主言之凿凿地说。

????三人暗暗点头,按下各种念头,聚精会神地看着他。

????“余默不但是传功,而是将天神诀和信仰之力同时烙印在神魂之中,这就是其中最痛苦的过程,一般人神魂和意志力太弱,根本承受不住,将会魂飞魄散。”

????“魂飞魄散!”

????三人大惊失色,唐蝶衣甚至惊呼起来,焦急地喊道:“爸,这太危险了,魂飞魄散,这是连命都没了,为了修炼一种功法,竟然冒这么大风险,岂不是得不偿失。”

????唐门主板着脸说:“胡闹!什么叫得不偿失?冒这个险太值得了,你知道吗?多少人梦寐以求都没这个机会。”

????叶准拍拍妻子的手,示意她的稍安勿躁,所谓关心则乱,唐蝶衣心系女儿的安危,所以才会方寸大乱。

????叶准的心态更平和,虽然也担心女儿,但毕竟没有丧失理智,他好奇地问道:“爸,你肯定已经经历过这个过程,你最有发言权,你可以详细描述一下吗?”

????唐门主微微沉吟,说:“生不如死!”

????嘶!

????这次连叶准都忍不住倒吸凉气了。

????从岳父口中说出生不如死这四个字,可见这个过程是多么痛苦,简直是非人的折磨,他情不自禁地看向女儿,着实不忍心让女儿承受这种痛苦。

????“不行!”

????唐蝶衣不假思索地拒绝:“千千是我们家的宝贝,不能为了一部功法,而冒这么大的危险,还承受这么大的痛苦。”

????“你们!”

????唐门主气急败坏,没想到自己一番好意,他们竟然拒绝了。

????其实,这是因为双方所了解的信息的差异,导致了这种区别。

????唐门主见识了天神诀的种种神迹,自然认为这种付出是值得的,而叶准和唐蝶衣没见过,更没有切身体会,当然不愿女儿为了虚无缥缈的事去冒生命危险。

????唐门主吹胡子瞪眼,唐蝶衣却寸步不让,叶千千就是她的心肝宝贝儿,她宁愿自己受苦,也不愿让叶千千去受到丝毫伤害。

????“我愿意!”

????突然,叶千千出声打破了僵局,她瞪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,直勾勾地看着唐门主,说:“外公,我相信你的判断,我愿意接受,无论有多痛苦,我都不怕。”

????唐门主眼睛一亮,放声大笑:“哈哈哈,不愧是我的外孙女,有胆魄,好样的。”

????他自豪地竖起大拇指,赞道:“你愿意相信外公,外公向你保证,经受住痛苦之后,你绝对会觉得物超所值。”

????叶千千洒脱地笑道:“外公不会害我,何况,别人能做到的,我为什么不能做到。”

????“有志气!”

????唐门主再次大赞,看了唐蝶衣和叶准一眼,说:“你们两个大人还不如千千有志气,真是气死我了。”

????“我是担心她的安危。”唐蝶衣幽幽地说。

????叶千千牵起母亲的手,俏皮地笑道:“妈,我知道你的一片苦心,但正如外公所言,这是一次天大的机缘,我怎么能错过呢。”

????“外公,至于唐门门主之位,我倒是没有奢望,毕竟我还年轻,才疏学浅,可担当不起一门之主的重任。何况,唐门不是还有你吗?”叶千千婉拒了门主之位。

????叶准动了动嘴唇,似乎想阻止女儿,但见女儿心意已决,便强忍住没有开口。

????叶千千是个有主见的姑娘,她决定的事,即便是父母也无法否决。

????唐门主唬着脸说:“千千,唐门门主,你知道多少人争破头吗?就说我那几个不成器的徒弟,哪个不想当唐门门主,你竟然还推辞。”

????叶千千巧笑嫣然,说:“那是他们,又不是我。而且,外公还年轻着呢,唐门在你手中将会比现在更强大。”

????唐门主捋着胡须,感叹道:“我已经老喽,将来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。”

????叶千千乖巧地抱住他的胳膊,说:“外公,你一点都不老,你还年轻的很。”“哈哈哈。”唐门主开怀大笑:“你就知道哄我这个老头子开心,看到你,还有余默,我不服老真的不行了。你不用再推辞,我说过唐门门主之位就是你的,谁也改变不了这

????件事。”

????叶千千嘟着嘴,还想拒绝,却见唐蝶衣向她使脸色,唯有悻悻然地闭上嘴。

????“事不宜迟,我明天就带你去参天宗,让余默传功。”唐门主迫不及待地说。

????“明天?”叶千千大惊:“我明天还要上学呢。”

????“上学有这个重要吗?”唐门主瞪大眼珠。

????“当然重要。”叶千千争辩道。

????两双眼睛大眼瞪小眼,唐门主无可奈何:“那我们快去快回,争取一天就搞定,你总不差这一天时间吧。”

????“好吧。”叶千千眨了眨眼,心头浮现起余默的身影,她也有一段时间没见他了,思念之情油然而生。